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妊娠让姐姐跟妈妈怀孕的课程](第三章)作者:kkmanlg
[姐姐妊娠让姐姐跟妈妈怀孕的课程](第三章)作者:kkmanlg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无码在线天堂-欧美AV免费视频-日本AV一本道电影-国产中文综合偷拍]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3710
 日文名称:あねボテお姉ちゃんとママの孕ませレッスン
 

           第三章棒子与胡萝蔔的课程
 
  「气势不够!丹田要更用力!」
 
  「是、是的!」
 
  秋山家有着漂亮草地的中庭,响起二姐的凛然声音,以及自己没用的声音。 
  「不能休息!疲累虽然会让身体变得迟钝,但这才是真正的练习喔!」 
  「嗯……」
 
  凉莉没有穿着平常的T恤,而是好好穿上剑道服,大声命令。
 
  自己身上则是运动服。
 
  (今天的凉莉姐姐,比平常更严厉……)回家后,就被等在家门口的马尾二 姐带走,满身大汗挥着竹刀。
 
  虽然二姐是要锻炼运动白癡的自己,但今天气氛却怪怪的。
 
  开始后接近一个小时,自己觉得该休息时,姐姐却完全没这个意思。
 
  「听好了,有人。健全的精神,来自於健全的肉体!既然你要成为秋山家的 当家,就得更加努力锻炼自己!」
 
  「嗯……」
 
  「总是这么软弱……黏在妈妈跟姐姐的身边,你之所以无法长大,就是因为 她们两人的过度保护. 但是,没有断然拒绝是你的错. 嗯,不让你改正可不行!」
 
  凉莉碎碎念瞪了过来,自己乖乖挥着竹刀。
 
  (长大成人……是啊。
 
  身体也得锻炼才行。
 
  )外表跟身高都和女生没两样,时常被以为是秋山家三姐妹。
 
  既然要成为当家,不只精神层面,外表也得更像样吧。
 
  就算手掌在痛,还是乖乖挥竹刀。
 
  「脚步站稳!不要摇摇晃晃的!」
 
  「是……」
 
  就算点头,双脚跟腰部还是没什么力气了。
 
  很想学凉莉那样帅气,但现实就是很没用。
 
  「这种程度就不行了?运动不足喔!」
 
  「抱、抱歉、凉莉姐姐……」
 
  擦擦眼泪,拼命回应。
 
  「STOP!不能勉强喔,小有。」
 
  手跟着声音伸过来,抢走竹刀。
 
  回过头去,那里站着金发姐姐,把竹刀拿走,换成给自己一杯插有吸管的饮 料。
 
  「努力是很好,但过於勉强对身体不好。喝这个休息一下喔?」
 
  「芯爱姐姐、可是……嗯!」
 
  长姐微笑,这次突然用毛巾盖住自己的头,开始摸摸擦汗。
 
  「就跟芯爱说的一样喔。有人之后是秋山家的当家,要更爱惜身体. 」 
  不知何时走到后面的后母,在耳边捉弄说完,也温柔摸摸自己的头.
 
  仔细擦过额头、脖子、衣领、流汗的地方,感觉很爽,自己任由姐姐跟后母 服务。
 
  「来,小有。姐姐特制的柠檬汁,好好休息喔?」
 
  依照姐姐所说喝了柠檬汁,那是比较酸的果汁。
 
  加上蜂蜜跟碳酸的果汁,是自己练习之后,姐姐一定会端过来的饮料。 
  刚刚好的酸味跟甜度,让身体获得放松,一口气喝了超过一半。
 
  乾渴身体获得滋润,下意识叹口气的瞬间.
 
  「做什么?姐姐、妈妈!不要打扰练习!」
 
  「啊!?」
 
  被突然闯入的两人弄到说不出话,最后二姐终於回神了。
 
  同时竹刀用力敲打地面,这个声音跟自己下意识吓到肩膀发抖。
 
  「那、那个、我……」
 
  一直被提醒说不能过於撒娇,但过於口渴的结果就是继续依赖姐姐。
 
  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但后母继续帮忙擦拭汗水,用温柔微笑帮忙说话。 
  「不能太过勉强喔,凉莉。因为……今天有人特别累喔。特别是……腰部附 近?」
 
  「对对。昨晚跟妈妈、今天早上跟我……上了很~多很~多的课程喔。所以 练习才会这么累。」
 
  「咦?课程……咕!?」
 
  两句意外的发言让自己擡起头,却被芯爱抱着,鼻尖塞进爆乳里面。
 
  站在后面的琉璃子身体也贴上来,伸手慢慢磨着腰部。
 
  (确实射到很累……)全身享受两人的温柔香气跟肌肤触感,想起昨晚到今 天早上发生的种种.
 
  腰部一带感觉特别沈重,是练习造成的?光是像这样贴着,快感就在下腹部 涌现,自然喘气了。
 
  「别、别开玩笑了、有人!那种疲劳……」
 
  「哈啊、对不起、凉莉姐姐……」
 
  「只有自己没有爱爱,不能怪罪到小有身上喔,小莉。」
 
  自己对着亢奋的二姐道歉,芯爱却把自己的脸塞进乳沟,对凉莉挑衅。 
  「说什么呢、姐姐!我哪会……」
 
  「就跟芯爱说的一样喔。这是个好机会,替有人上课的同时,也能够让凉莉 老实一些。」
 
  「连妈妈都!我……才没有……」
 
  琉璃子也跟着答腔,双马尾二姐不像刚刚那样怒气沖沖,难得回不出话了。 
  因为严格锻炼,让体温升高脸颊红红,凉莉把视线从被姐姐跟后母抱住的自 己身上移开,手不断挥着竹刀。
 
  (凉莉姐姐也要吗?生孩子的课程……)从芯爱柔软乳沟的空隙偷看二姐, 在心中偷说.
 
  听后母跟长姐说过,大家要替自己上课.
 
  就是说,这位凛然美丽的二姐,接下来也预定要跟自己上生孩子的课程吧。 
  跟后母和长姐有了禁忌关系,光是想像就流口水了。
 
  跟个性温柔的两人不同,态度严厉的二姐也要替自己上课?会是什么样的状 况?有些不安,期待却越来越强烈,心跳加速。
 
  拼命假装不要被发现,但被姐姐和后母抱着,不可能矇混过去。
 
  「唉呀呀,有人真是的……心跳很快呢。」
 
  「真的。就这么想跟小莉生孩子吗?姆,姐姐有些嫉妒喔。」
 
  「什么、有、有人!你……在想什么……呜呜!」
 
  「咦!?」
 
  凉莉下意识放开竹刀,脸红到快冒出蒸气,嘴唇发抖。
 
  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姆~我还有很多很多要指导小有的课程呢……」
 
  「照顺序喔,芯爱。所以……接着轮到凉莉了……」
 
  有些惋惜安抚芯爱后,琉璃子轻轻推了自己。
 
  同时,金发长姐也很不甘愿放开,自己像是被下咒了,朝呆呆站着的二姐走 过去。
 
  「啊……凉莉姐姐……」
 
  自己嘴唇开开阖阖,擡头看了二姐,拼命思考该怎么说话。
 
  (得、得谢谢二姐才行……)练习之前,道谢是不可或缺的,身为学园剑道 社长、培育许多学弟妹的凉莉就这么说过.
 
  生孩子跟剑道不同,但由姐姐指导的这一点还是相同,所以得好好行礼. 
  「多、多多指教,请凉莉姐姐……教我怎么生孩子。」
 
  「什么、呜、啊……我、我我、我……我……哇、啊啊啊啊!」
 
  自己低头说到一半,凉莉就满脸通红尖叫,转身逃走了。
 
  「凉、凉莉姐姐!?」
 
  「唉呀呀……拿凉莉没办法呢。」
 
  「小有,快点追上去。」
 
  意料之外的反应让自己说不出话,听到长姐的催促才回过神来。
 
  「等等、凉莉姐姐!」
 
  「我、我怎么可以……生、生孩子什么的……哇啊啊啊!」
 
  平常冷静可靠的模样消失了,凉莉只顾着惨叫乱跑。
 
  可是脚步太乱,自己渐渐追上她。
 
  快要摸到肩膀了──「拜託、等一下……!危险!!」
 
  「……咦?哇!」
 
  自己大声提醒,失去控制乱跑的二姐被石头绊倒了。
 
  虽然拼命踏稳脚步,却还是失去平衡。
 
  这样往前倒去很正常吧。
 
  「咕……!」
 
  自己要守护姐姐们跟后母。
 
  这样发誓后,为了撑住姐姐往前面跑去。
 
  ──咚!「咕……啊……!?有人!」
 
  「咕……」
 
  千钧一发,换成自己被凉莉压在身上。
 
  脑袋撞到很晕,右脚一阵抽痛。
 
  下意识呻吟时,整张脸就被超有弹性的球体压住,陷入喊不出声音、也没办 法呼吸的状态.
 
  「呜!」
 
  就算大口呼吸,但凉莉压下来时,乳房直接贴住自己嘴唇,让呼吸越来越难 受。
 
  (果、果然……凉莉姐姐的胸部、最有弹性……)有如气球的弹性,加上类 似刚刚喝过的柠檬汁香气。
 
  嘴唇感觉到乳房肌肤相当湿润,又像奶油那般滑嫩,爽到瞬间忘记脑袋跟右 脚的疼痛了。
 
  「咕……」
 
  自己下意识享受,但接着右脚就痛到让自己没办法爽。
 
  扭伤了吧。
 
  「振作点、有人!为、为了我……这样……」
 
  「嗯……没事……」
 
  回答哭着喊自己的二姐,但右脚还是痛到站不起来──「……脚还很痛吗? 
  真的很抱歉,都是因为我的粗心……」
 
  「没事了。凉莉姐姐没受伤就好。」
 
  被连忙赶过来的后母跟姐姐搬回房间后,过了将近一小时.
 
  二姐表情阴暗到像是看见世界末日,自己挂着笑容安慰。
 
  (起来的话,就能让凉莉姐姐放心了……)后脑杓是瘀青,但右脚扭伤了, 应该站不起来。
 
  (我真没用啊,说要守护姐姐……却害姐姐担心了。
 
  )看着凉莉弄湿毛巾替自己冰敷脚踝的背影,叹了口气。
 
  如果有很会看气氛的芯爱,跟个性温柔的琉璃子在场,就能鼓励消沈的凉莉 了。
 
  但是,两人顾虑到凉莉,就先离开了。
 
  (……不行,我得努力一些!)既然想成为当家,就得这么做。
 
  「我……没事了……」
 
  这么想着说出来时.
 
  「……跟以前一样呢。我想作为姐姐表现出可靠的一面……结果总是依赖你 了。」
 
  「咦?凉莉姐姐……依赖我?」
 
  二姐说出来的话,让自己困惑了。
 
  不知道该不该问,但凉莉视线有些苦恼,躺来自己身边。
 
  纤细紧绷的手腕绕过自己肩膀,就这样把自己的脸温柔塞到胸部。
 
  「啊……凉莉姐姐?」
 
  「我能努力当个姐姐,都是因为有你。就算灰心、失败……你总是笑着在我 身边。还很小的时候,就把点心让给我,大声鼓励我……至今我都没有忘记。」 
  凉莉想着以前故事说着,渐渐用力抱住自己。
 
  鼻尖触碰到衣着清凉的胸部,脸就这样慢慢埋进乳沟。
 
  刚刚贴在自己身上的强烈弹性跟清爽香气,又让心跳加速。
 
  (凉莉姐姐的胸部、好爽……)只是像这样碰到就很爽,如果跟面对后母及 长姐那样,凑上去揉大口吸,会有多爽呢?想像到让身体发烫,噁心喘气。 
  「那么小的有人,以及来到成为当家、必须相亲的年龄了。虽然很高兴…… 
  但还是很寂寞。」
 
  「啊……凉莉姐姐……」
 
  「不要那么焦急……慢慢长大对我来说也无妨。不,应该说这样正好……不, 我在说什么呢?抱歉……」
 
  听着凉莉自嘲的声音,想起今天早上生孩子的课程结束后,芯爱对自己交代 的话。
 
  (凉莉姐姐……也想一直跟我在一起。
 
  )当时感觉到的寂寞涌现上来。
 
  (生孩子的课程……这么说来,凉莉姐姐也……想跟我做?)想起来,心跳 就加速了。
 
  瞬间脸红,意识到眼前这对乳房的弹性。
 
  不能被发现动摇,连忙把脸埋进这对乳房。
 
  「咦?怎么了、有人?真是……很喜欢撒娇呢。」
 
  双马尾姐姐一点都不在意,抱着自己的手分别滑向头跟背部,摸来摸去。 
  比芯爱跟琉璃子更用力些,这是凉莉才有的独特触感。
 
  闭上眼睛享受,把脑袋弹回来的强烈弹性,以及乳房的纤细肌肤,都更清楚 感觉到,心跳加速。
 
  (不、不行……会勃起的。
 
  )下腹部一阵火烫,肯定勃起了。
 
  这么快就有反应,实在很丢脸,避免被姐姐发现想要后退。
 
  「怎么了、有人?还有哪里痛吗?」
 
  「啊、不、不是……很、很热。」
 
  「事吗?……这么说来,练习后都没洗澡呢。」
 
  凉莉这么说完起身,把另一条毛巾放在脸盆里弄湿。
 
  自己想找一些理由矇混,但这样反而容易被误会吧?「等等喔,现在帮你擦 身体. 这样会比较舒服一些。」
 
  「咦!?等、等等!」
 
  还来不及阻止,衣服就被拉掉,凉莉用冷毛巾替自己擦拭胸膛。
 
  「呵呵、肌肤还是一样很白呢。但是,男生还是要有一些肌肉比较帅……不 对,维持现在这样比较好吧……」
 
  「等、等等……」
 
  双马尾姐姐碎碎念后,像是确认自己身上的肌肉,从肚子到手腕都仔细擦过。 
  冷毛巾擦拭到腹部跟腋下的敏感带,让身体发痒下意识想要起身。
 
  「姆,不要乱动。这样很难擦的。」
 
  小声提醒后,凉莉像是要封住自己的动作那样,贴了上来。
 
  为了不让自己乱动,体重整个压了上来。
 
  「凉、凉莉姐姐……」
 
  软~必然会紧紧贴住那对超有弹性的乳房。
 
  从手腕、胸膛、脖子、然后磨到腹部。
 
  凉莉用毛巾替自己擦汗,乳房也跟着挤在身上。
 
  「呀啊、别这样……」
 
  「真、真是、不要喊出怪怪的声音!我只是帮忙擦汗……」
 
  「我、我知道……」
 
  害羞转动视线,结巴回答。
 
  拼命矇混,但不可能不去享受贴在身上的东西。
 
  因为剑道服跟身体摩擦,美丽半球型的巨乳从衣领中满了出来。
 
  从乳沟沿着顶点而去的隆起,有超过一半露了出来,接着看见顶点周围的乳 晕一带,只是时间问题了。
 
  (凉莉姐姐的胸部……好漂亮……不、不能看!)视觉诱惑,让裤子搭起帐 棚。
 
  (这种时候还想歪,肯定会惹姐姐生气……)很想装傻,用手笨拙遮住胯下, 背部颤抖说道。
 
  「等等!我……想去厕所……」
 
  这么说,姐姐就会放过自己吧。
 
  自己想到这么一个好主意,安心叹气时──「厕、厕所吗?……用这个就好。」 
  凉莉打断自己的话后停了下来,莫名害羞视线转动后,开口说道。
 
  之后,看见凉莉拿来自己眼前的东西,睁大眼睛。
 
  「那是……」
 
  自己手里拿到的东西,是一个长长的玻璃瓶。
 
  那是在医院日剧跟漫画上看过,用来让患者使用的尿瓶。
 
  「还是……这、这个呢?没问题的!你小的时候,姐姐就帮忙好几次了,很 有自信!」
 
  凉莉这么说拿出来的,是折得小小的东西。
 
  两端有魔鬼毡,肯定是纸尿布吧。
 
  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自己过了一阵子才回过神来,用力摇头.
 
  「哪、哪种都不用!我可以自己去厕所。」
 
  「别说傻话!扭伤一旦变严重就麻烦了,不好好安静治疗是不行的。我、我 们是姐弟,不必害羞吧?」
 
  凉莉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有意识到吧?脸红红小声喘气,拿着纸尿布贴过 来。
 
  为了不让自己逃走,体重压上来,形状美丽的山丘直接贴住胸膛,强烈弹性 挤来挤去。
 
  「怎……怎么可能不害羞啊!」
 
  「不必顾虑!来,姐姐先帮你脱裤子喔?」
 
  凉莉根本不听别人说话,失控到怪异方向后,抓住自己裤子,用力往下拉。 
  「啊!?别、别看啊!」
 
  「不要害羞!现在你是伤患,姐姐照顾弟弟是……当然的……」
 
  自己无法阻止,裤子跟内裤都快被拉下来的瞬间,姐姐把自己的手拨掉,让 下半身露出来。
 
  亲眼看见弟弟被脱光的马尾二姐,双眼睁大傻住了。
 
  「这、这是什么!?为、为什么变大了……这个尺寸……跟、跟以前完全不 一样!骗人、怎么会……这就是男人的……呜呜!」
 
  凉莉平常的凛然气质消失了,哼出可爱声音,但双眼离不开直直翘起的肉棒, 视线从根部往前端来回打量。
 
  「凉莉姐姐、不要这样盯着……」
 
  光是意识到二姐的眼神,就让肉棒麻痺,羞耻跟快感令肉棒抽搐。
 
  每次用力跳动时,凉莉嘴巴就会发出惊讶声音,脸颊也越来越红.
 
  「这、这个……怎么回事?男人要上厕、厕所时……就会变得这么大吗?」 
  「不是那样。变大反而很难上厕所……因、因为刚刚凉莉姐姐的……胸部, 顶着我……擦身体也很爽……」
 
  凉莉挤出声音询问,自己下意识招认.
 
  二姐得知自己对她有了邪恶欲望,肯定会相当轻蔑吧?不安到快哭了。 
  「那、那个、不用哭吧,有人!这样……很丢脸吗?」
 
  「因为、凉莉姐姐这么照顾我……」
 
  「呜、这、这两者没有关系!那个……是因为我突然贴上去!如果有人要这 么说的话,责任就在我身上。」
 
  马尾二姐安慰自己,一直盯着肉棒,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吞了口水。
 
  「而、而且……想要生出小宝宝,这就是很好的证明!不就代表自己有了成 为当家的资格?」
 
  「那是……啊!」
 
  肉棒根部突然出现强烈压迫感,让自己呻吟。
 
  视线往下看,凉莉的手不知何时握住肉棒了。
 
  这不像是每天都在练剑道的柔软小手,用力抓住肉棒。
 
  「呀、凉、凉莉姐姐……」
 
  「你、你说变大很难上厕所吧?这样的话刚刚好。都变大了……为了安抚下 来,就先上课吧。」
 
  「上、上课……该不会……」
 
  凉莉完全不理会自己的叫声,爬上床抓住自己的脚.
 
  裤子跟内裤完全被拉掉了,脚被弄成大字型,凉莉钻到中间.
 
  「可、可是……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包皮有一半剥掉,这样没事吗……? 
  小时候都藏起来的……」
 
  凉莉趴着脸贴过来,轻轻颤抖又充满兴趣看着肉棒。
 
  「姐姐、不要一直看……不行……」
 
  「有、有什么不行!这里确实是不能随便给人看的地方……但现在没有问题。 不看个清楚,就无法教你怎么生孩子了!」
 
  「生、生孩子……」
 
  「啊啊。还是说……有人不想被我教吗?妈妈跟姐姐就够的话、我……」 
  凉莉说着说着,视线移开,声音像是在闹彆扭。
 
  凉莉个性在家人之中最为顽固,很难说出真心话。
 
  这样看着,想起今天早上长姐的交代。
 
  (想要干凉莉姐姐的时候,我得积极一些……)看看凉莉的态度,自己就能 看穿姐姐心中的想法。
 
  她想跟后母和姐姐一样,替自己上生小孩的课程。
 
  「……呜呜、又开始颤抖了。不、不要乱动喔。」
 
  「对不起、可是……我……很高兴……想到也能跟凉莉姐姐上课. 所以…… 
  凉莉姐姐教我吧。想要凉莉姐姐教我怎么生小孩。我想跟凉莉姐姐生小孩 ……」
 
  凉莉无法老实表白的份,自己得代替她说出来。
 
  记住芯爱给过的建议.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肉棒动作又更活泼了。
 
  「这、这样吗?姐弟进行这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可爱的弟弟都这样拜託了, 我也无法拒绝. 想要成为可以扶持我们的当家……你这么说过呢。」
 
  凉莉一直盯着颤抖的肉棒,自言自语.
 
  以为姐姐的决心消失了,结果抓住肉棒的手更加用力,另一只手则是朝还有 一半躲在包皮里面的前端伸去。
 
  「肿起来了……这、这种感觉可以吗?」
 
  二姐担心说着,手指抓住龟头.
 
  就这样在包皮周围打转摩擦,把包皮拉下来又拉回去,上下摩擦。
 
  「咕、凉莉姐姐……」
 
  特别敏感的前端被姐姐笨拙抓住,肉棒内部出现弄到痒处的麻痺感觉. 
  很想要姐姐用力一点,下意识开始挺起腰部,喊出声音。
 
  「会、会痛吗?不……应该不是……那个……舒服吗?我的手指……有感觉 吗?」
 
  二姐有些不安询问,自己喘气点头.
 
  虽然很丢脸,但还是想要二姐给自己更强的刺激,肉棒抽搐停不下来。 
  「……太好了。从姐姐给我的杂志自习,有成果了。」
 
  自己以为会被责骂,凉莉却用让自己听不到的细小声音碎碎念,脸颊高兴火 烫,手指动作也渐渐激烈。
 
  努……努……响起湿润声音后,撑住包皮的伞状部分,持续被剥掉拉回。 
  入口处的敏感部分被用力压住、弹动,出现让自己连喘气都没办法的短间隔 麻痺.
 
  「呀啊啊、凉莉姐姐、一直弄那边……」
 
  「就、就算那样说、包皮要怎么拉掉……杂志没写到这里啊!所以不看个清 楚的话……」
 
  「拉下来就好……妈妈说过这是男人的肉棒了……」
 
  出现让人从腰部麻到背上的快感,拼命劝告。
 
  说这种话像不像个男人?根本没力气去思考了。
 
  只想尽量享受强烈刺激,解放开来。
 
  「拉、拉下来就好吗?我知道了……这、这样的话……我就能亲手让这里变 成男人……男人的……肉棒。稍微用力一些……」
 
  凉莉忍耐害羞,用生硬语气说完后,把盖住龟头的包皮用力拉下来。
 
  努……「呀……!」
 
  自己熬不住尖叫的同时,出现黏膜跟包皮摩擦的声音,剩下的包皮一口气拉 下来。
 
  几小时前才刚爽过的龟头,表现不想缩回去的反动,变得更粗。
 
  「呜、又、又变大了?……小有真的长大了呢……肉、肉棒……这么肿… …」
 
  二姐眼神困惑看着肉棒,指尖磨着有些潮湿的尿道口,满脸兴趣开始玩弄第 一次亲眼看见的『男人肉棒』。
 
  「啊啊!凉、凉莉姐姐……我……我的声音很没用……」
 
  很不像男人、很丢脸。
 
  害怕会被这样说教,但忍耐不住肉棒感受到的刺激,背部扭动苦闷。
 
  「呵呵、不必勉强喔……现在可以喊这种声音。不是剑道的练习……是生孩 子的练习喔。」
 
  凉莉这么安抚后,专心摆弄肉棒。
 
  技巧不像琉璃子那么巧妙,却因此有着不规则动作的刺激,接着会怎么爱抚 肉棒呢?让人心跳加速。
 
  肉棒内部火烫,尿道口也流出大量前列腺液。
 
  「啊、流出来了……不行、会弄髒床单……尿出来了、等等、姐姐现在处理 ……哈啊……嗯……啾、姆、哈啊……哈姆!」
 
  「等等、什、什么……呀嗯嗯!!」
 
  凉莉说完后,被指头玩弄的肉棒前端,陷入火热的黏膜里面。
 
  跟肉壶的压迫感不同,前端顶到温热东西,肉棒内侧也被某种东西磨来磨去。 
  腰部都爽到麻痺了,反射性撑起身体看看。
 
  「啾、啾……哈啊、啾啪、哈、嗯嗯……这就是、男人的……有人肉棒的… 
  …味道……啾啪、嗯嗯、啾噜噜、噗、咳、哈啊!」
 
  马尾二姐闭紧双眼,含住垂直勃起的肉棒前端。
 
  健康樱花色的嘴唇含到龟头下方,嘴唇缝隙响起淫荡水声,流出口水。 
  「凉莉姐姐、不行……很髒!」
 
  肉棒被凛然美丽的二姐含住。
 
  爽到快晕倒了,满是不可思议的兴奋,下意识大叫。
 
  「啾、哈啊、如果是没有关系的人还另当别论……可爱弟弟的身体,没有哪 里髒的。而且……噜,髒掉的地方就更需要清乾净……啾、嗯、这也是生孩子的 方法喔……噜、啾、嗯嗯?」
 
  「可、可是、嘴巴跟生孩子……啊啊啊!」
 
  这么回话时,肉棒出现被用力吸吮的刺激,腰部下意识跳起。
 
  凉莉嘴唇发出啾噜啾噜的水声时,感觉根部涌现火热东西,被二姐从尿道口 吸出去了。
 
  「呼、哈啊、像这样涂上口水,用舌头转动……噜。」
 
  从刚刚就一直碎碎念,凉莉在事前有仔细预习了吧。
 
  凉莉像是複习那般念着,舌头在嘴巴里画圆转动,简直把肉棒当成棒棒糖来 舔了。
 
  烫到快烧起来的舌尖贴住龟头,接着用力摩擦肉菇。
 
  因为紧张的关系,有时门牙会碰到前端,但因为快感神经更加活泼了,都变 成强烈刺激。
 
  「咕、哈啊、姐姐……要射了……」
 
  「哈啊、射、射精吗?可以喔……啾,不先变小就无法尿尿呢,射出来。就 这样……让姐姐弄乾净……嗯、噜。」
 
  凉莉断断续续回答,看见弟弟苦闷的表情后,开始前后激烈晃动脑袋。 
  长长马尾也乱掉了,巨乳从开开的衣领跳了出来,晃来晃去。
 
  脸颊也淫荡缩起,脸颊内侧跟嘴唇用力吸吮涂上口水的肉棒。
 
  努、啾波、努波!「呜呜呜呜!啾呜、啾、这个……呼、呜呜呜!」
 
  二姐发出大量口水声,肉棒有种快要融化在嘴里的灼热感。
 
  睾丸也发烫,涌出大量黏液。
 
  精液会喷在二姐嘴里吧。
 
  比起忍住不射,更有种想要拿二姐嘴巴来爽的不伦冲动,麻痺到腰部反射性 擡高。
 
  「呕、姆!?抖个不停、要、要射了吗?可以喔……射在姐姐的嘴里……嗯、 姆啾、啾噜噜!」
 
  肉棒顶开嘴唇,前端轻轻顶着喉咙。
 
  凉莉忍不住反胃的瞬间,肉棒被嘴唇紧紧夹住,出现触电般的快感,意识飘 远.
 
  「射、射了、射在凉莉姐姐的嘴里!」──咚噗噗噗、咻咻!发出低沈声音, 尿道口扩张到极限,火热精液炸开.
 
  被二姐用力吸吮,感觉连睾丸都快被吸走了。
 
  朝喉咙喷出的精液,瞬间灌满整张嘴巴。
 
  「咳、呕、呕、啾、咕、啾啪……射了、在我的嘴里……咳……好多……咕、 呜呜呜!」
 
  凉莉痛苦喘气,嘴唇却继续夹住肉棒,拼命吞掉喷在嘴里的精液。
 
  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但还是抵抗不住射精的气势,嘴角流下大量白浊 液体.
 
  「咕、哈啊、好、好浓、啾噜、嗯……这就是精液……有人的种子吗?嗯、 黏在喉咙了……啾、这样又浓又多的精液,肯定能一次就让女生怀孕了……哈呼、 哈啊……好棒……啾噜、嗯嗯?」
 
  嘴角流下混杂口水的黏液后,凉莉仔细舔掉肉棒跟龟头内侧剩下的精液,舌 头贴住不放。
 
  「啊啊……凉莉姐姐……」
 
  「忍耐喔……啾、不好好舔乾净的话……呵呵、而且……不能浪费掉有人好 不容易射出来的精液……啾啪、姆。」
 
  二姐用陶醉发热的表情说完后,嘴巴没有放开射精之后相当敏感的肉棒,继 续用舌头仔细舔着。
 
  舌尖刺了尿道口,依依不舍用力吸吮。
 
  连尿道口都被仔细清理的幸福快感,让自己爽到背部抽筋。
 
  「哈啊啊……凉、凉莉姐姐……真的全部喝掉了?」
 
  自己一屁股坐着,欣赏二姐跟平常不同,淫荡陶醉品尝精液的表情。
 
  「说过了吧……啾、哈啊、我来照顾你。不能浪费重要的精液……呵呵、姐 姐跟妈妈,不至於做到这一步吧?」
 
  凉莉用舌尖舔掉嘴巴周围沾到的精液后,露出捉弄人的微笑。
 
  这句话表现出让弟弟射精的喜悦。
 
  「……有人,我也喜欢你。不会输给姐姐跟妈妈……只要能让你高兴,什么 事情我都愿意做……我发自内心这么想。」
 
  「凉莉姐姐……」
 
  凉莉对肉棒亲了一口后,有些害羞告白。
 
  这句话让自己心跳加速。
 
  肉棒小幅颤抖,比射精之前更加膨胀。
 
  表皮浮现粗大血管,像是说想要更加享受心爱的姐姐,开始用力抽搐。 
  「很、很有精神呢。杂志上写,肉棒射精之后需要休息一下……这、这代表 我平常努力锻炼有人的成果呢!」
 
  「嗯……而且凉莉姐姐很漂亮……」
 
  二姐被肉棒的气势压倒,睁大双眼说着,自己轻轻擡起还在麻痺的腰部,挺 起肉棒说着。
 
  只有嘴巴不够,想要跟这位严肃又美丽的二姐,亲身体验生孩子的课程!脑 袋充满这种疯狂冲动,忍不住了。
 
  「……是啊。都、都这么有精神……就继续练习吧。」
 
  凉莉声音有些紧张,颤抖着站起身。
 
  很快拉开腰带脱掉深蓝色裤裙。
 
  只有下摆稍长的剑道服遮着私处,其他地方完完全全露出来了。
 
  「那、那个,平常剑道服里面是不穿内衣的。绝对不是想说跟有人练完剑道 后,就要练习生孩子喔!」
 
  意识到自己的视线,都还没问,凉莉就不打自招了。
 
  但是,凉莉眼珠很不自然转动,紧绷大腿也是磨来磨去……在耍傲娇吧。 
  (总觉得……凉莉姐姐很可爱啊。
 
  )跟完全奉献的芯爱不同,凉莉平常态度都是凛然成熟,所以现在的态度更 惹人疼爱了。
 
  下意识爽到奸笑,二姐註意到这一点,嘟起嘴唇说道。
 
  「这个笑脸是怎么回事!先说清楚,这是练习喔。不是在玩游戏,所以要跟 挥竹刀的时候一样认真!」
 
  「啊、是、是的!」
 
  声音有些飘高,被二姐跟平常一样的严厉声音斥责,反射性挺起背脊,但还 是看了一眼疼痛的右脚后,开口问道。
 
  就算要认真,自己也站不起来,动作不能太大。
 
  跪着就很勉强了。
 
  「不用担心。就算妈妈跟姐姐教过你,也还不太习惯吧。脚都受伤了……今 天就由我来指导。」
 
  凉莉挺起从剑道服露出来的丰满乳房,但自己发现,二姐的嘴唇有些发抖。 
  (凉莉姐姐也是第一次吧……)察觉到这种紧张气氛,凉莉肯定跟芯爱一样, 把处女献给弟弟,指导怎么生孩子吧。
 
  (姐姐们第一次都是属於我的……)就算有伦理方面的问题,但还是爽到胸 口发烫,肉棒也越来越硬了。
 
  「很、很有斗志呢。那就……开始了。」
 
  二姐像是要再次巩固想法似的,小口吸气后,背对自己趴在地上。
 
  裤裙卷了起来,露出跟桃子一样可口的白色屁股。
 
  把中央直直的裂缝左右张开,可以看见里面的樱花色花瓣。
 
  房间有些昏暗看不清楚,跟今天早上尽情欣赏过的姐姐比起来,私处颜色较 浅,肉襞也少了一些。
 
  看着张开嘴巴的花瓣,阴道口涂上爱液了,飘出浓浓的酸甜气味。
 
  (凉莉姐姐湿了……喝了我的精液之后……)光是註意到这一点,就爽到头 晕目眩,肉棒很想快点插入。
 
  凉莉回头确认这边的动作,註意到自己在观察私处,稍微皱起眉头,伸出右 手捉住肉棒根部,主动朝屁股接近。
 
  「准备了,有人。直、直到插入都由我来帮忙……所以……别动喔。」 
  「嗯……」
 
  既然处在学生的立场,比起已经干过姐姐跟后母的自己,还是由处女的二姐 主动来比较好吧。
 
  知道凉莉的个性很顽固,乖乖点头,但还是轻轻挺起腰部,方便插入。 
  「插、插了喔!真的要插进来了喔!明明我是有人的姐姐……竟然让肉棒插 进来……用、用这里……说明怎么生孩子!」
 
  享受这种乱伦,凉莉趴着擡高屁股,主动握住肉棒插进裂缝中央。
 
  滋噗──努啾……努噗哩……出现从昨晚就一直听到、分开潮湿淫肉的声音 后,肉棒插进火烫烫的蜜壶里面。
 
  僵硬龟头才刚塞进去,就仿彿被肉襞吸进里面。
 
  出现强烈压迫。
 
  「啊!?凉、凉莉姐姐……好紧……」
 
  「啊、啊啊……呼、哈啊啊……有人比想像中更粗……」
 
  因为有在锻炼身体,阴道紧绷的感觉又跟琉璃子和芯艾不同。
 
  像是被双手用力握住肉棒的强烈压迫感。
 
  有着浅浅皱褶的阴道黏膜,贴得密不透风,发出啾啾声音后,顺势吸吮龟头。 
  强烈麻痺跟压迫感,让自己跟不上节奏,身体出现强烈快感,非常想要射精。 
  「姐姐、太、太紧了……!」
 
  「不必在意我。杂志有写,随便安抚只会让姐姐更痛,所以……吸一口气就 ……哈、嗯嗯!」
 
  二姐回答几乎快喘不过气的自己后,小口吐气的同时,紧绷屁股整个贴上来。 
  滋哩、滋噗、滋啾!阴道强行撑开,弄湿阴道壁的大量爱液从结合部位涌出, 肉棒一口气前进.
 
  途中出现贯穿某种东西的冲击后,动作加速,龟头就此跟某个墙壁接触. 
  「咿、啊啊、哈啊、进来了……感觉到了吗、有人?你的肉棒、在我的体内 ……全部进来了……嗯嗯、有人的……弟弟的肉棒……插着我的阴道……我也、 把纯洁献给有人了……啊啊……」
 
  「嗯、插进去了、把凉莉姐姐插到底了……」
 
  二姐喘气高兴说着,自己腰部则是尚未恢复,颤抖回答。
 
  阴道比较浅,从头到尾塞不到一整根手指吧?从结合部位涌出的爱液,混杂 细丝般的红色证明。
 
  因为太紧了,导致出血量不怎么多。
 
  「凉莉姐姐、不痛吗……?」
 
  「嗯、没、没事、虽然有些身体发麻、但这种程度……哈啊啊、没有……问 题……嗯、呜、啊啊?」
 
  二姐回答的声音,断断续续颤抖,明显是在逞强。
 
  不能直接点明,只能任由凉莉喘气苦闷,笨拙动作了。
 
  「听好了,有人……这、这样插进里面喔……呜、哈啊、要用力顶进来…… 
  绝对要有让女孩子怀孕的气势……像这样……用肉棒插进里面……咿咿、咿、 啊啊啊!」
 
  滋啾、滋噗……努啾……凉莉就跟平常指导剑道一样,尽可能维持严肃语气, 并且摆动腰部,但这种动作让声音变得虚弱。
 
  因为阴道夹得太紧,摆动幅度较短,就只是自己腰部跟凉莉屁股摩擦的程度。 
  「呐、从里面退后……有人的肉棒……把我的阴道往外摩擦……」
 
  「嗯……太紧了……」
 
  即使是小幅度抽送,因为阴道夹得实在太紧,光这样就能有强烈刺激。 
  咬住肉棒的阴道壁,一颗颗小珠磨来磨去,下半身爽到发烫.
 
  喘气时,有种尿道加温的预感,尿道口涌出不算是前列腺液的浓浓汁液了。 
  「啊啊、啊啊、好烫……有什么、涂抹子宫了……嗯嗯、哈啊、已经射了吗? 对我……播种了吗?」
 
  「嗯……忍不下去……凉莉姐姐的里面太爽……」
 
  很想任由姐姐笨拙摆动腰部,就此射出精液。
 
  忍耐发狂冲动说着──但是。
 
  「不、不行、还要……呜呜、啊啊、太早射出来的话、就不算是练习了…… 
  嗯嗯、再一下下……有人也要动。」
 
  「咦?……我?」
 
  「听好了。就、就像听我的话挥竹刀那样……像、像是打姐姐的屁股那样、 用力摆动。证明可以成为优秀当家……是个能够扶持姐姐的男人……证明可以生 孩子。用力……咕……」
 
  「嗯、嗯……知道了……」
 
  拼命忍住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快感,回应心爱姐姐的心意,专心摆动腰部。 
  滋啾、滋噗!把紧到像是咬住肉棒的阴道壁分开,表皮出现被拉走的甜美疼 痛,从里面拔出来,又很快插进去。
 
  (龟头撞到子宫口……记得这样就能让姐姐受精……)伞状肉菇触碰活泼蠕 动的肉襞,出现几乎让人晕眩的麻痺.
 
  在朦胧意识中,拼命回想昨晚学到的一些手法,肉棒前端往后退到快要拔出 来的程度,然后用力插进去。
 
  「啊呜、啊啊!子、子宫、被撑高了……嗯嗯、对、就是这样……用粗粗的 东西顶进来……很、很像个男人……就这样……呜?」
 
  「嗯!动了……射在凉莉姐姐的子宫里、让凉莉姐姐怀孕!」
 
  自己声音飘高,节奏没有慢下来,继续抽插。
 
  肉棒往后退开后极限,接着反过来把龟头顶进子宫里面。
 
  持续活塞运动,阴道壁把肉棒夹得更紧.
 
  爱液渐渐涌出,给人强烈快感。
 
  既然姐姐说还不能射精,只能拼命忍耐,摆动腰部。
 
  「呜、啊嗯嗯?啊啊……好棒、喔喔、就这样撞姐姐的屁股……用力……哈 嗯、啊啊啊啊?」
 
  「嗯……凉莉姐姐的屁股很漂亮……好爽……」
 
  啪、啪!滋噗、努噗!腰部撞击屁股,让雪白肌肤红通通的。
 
  肤色对照,有种难以言喻的性感,享受征服感后,下意识用力抽插。
 
  「对、有人……不、不要顾虑!腰部、用力……插进来……插到更里面的地 方!弟弟的肉棒……插在子宫前面……亲亲……呜呜?」
 
  「嗯、凉莉姐姐……胸部也可以摸吧?」
 
  持续抽送往前趴下,贴在凉莉背后,就这样伸手抓住晃来晃去的爆乳。 
  「啾、啾……呀、咿咿!等、等等、有人……这、这样突然抓胸部……嗯、 呜呜呜!」
 
  享受强烈弹性,手指整个陷入乳房,二姐甩着个人标志的马尾,声音开始恍 惚。
 
  用力到几乎快把胸部捏烂的程度,阴道壁也跟着越夹越紧.
 
  「啊啊、好爽……抓住胸部、肉棒也被夹紧……」
 
  「咿、咕!有人、等等……这样摸的话……咿咿咿!?」
 
  听见二姐难受的声音,理性抛得老远,专心揉捏乳房,持续抽插。
 
  肉襞摩擦包皮的快感,让自己忘记摆动腰部的节奏,只管抽插肉壶。
 
  「凉莉姐姐……舒服吧!怀上我的孩子!」
 
  「哈啊、可以喔、有人、嗯嗯!最、最后……把你的心意、直接……让我怀 孕的心意……肉棒顶进子宫……咿咿、哈啊啊……来……咿咿咿咿?」
 
  「嗯、准备吧,凉莉姐姐!肉棒会顶着子宫射精!姐姐怀孕吧!」
 
  回应二姐失去理性、却还是要求怀孕的声音,肉棒把紧紧收缩的阴道口插成 淫秽形状,龟头停在几乎滑出去的地方。
 
  之后,腰部麻痺,肉棒整个插到根部。
 
  滋哩、滋啾、滋噗!「咕嗯嗯、啊啊啊!好棒、啊啊、有人的肉棒磨来磨去 ……喔喔、咿咿、来、来了……哈啊、弟弟的肉棒……说要让姐姐怀孕、生小孩、 咿咿、咿咿咿咿咿?」
 
  「射了……!」
 
  龟头停在最底部的墙壁,挖来挖去。
 
  阴道壁整个大幅抽搐,感觉根部累积的液体都被挤出去,忍耐再忍耐的冲动 炸开了。
 
  咚噗、噗哩、噗噜噜!「哈咿咿、嗯、喔喔喔!咿咿、射、射出来了……有 人的……精、精液……真的射出来了……子宫、被射了好多……这么多……咿、 呜呜呜呜!」
 
  看着全身流汗发抖的二姐,继续射精。
 
  肉棒把强力压迫的阴道第撑开,变得更加膨胀,因此射出来的精液量也增加 了。
 
  尿道口大大打开,从里面涌出白色精液,几秒间就把子宫灌满,很快从结合 部位往外流出。
 
  「哈咿咿、啊啊、哈嗯、哈啊……真的好多……有人把肚子射满了……姐姐 跟妈妈好奸诈……抢先一步、体会这么幸福的感觉……」
 
  「我也……很爽……」
 
  腰部完全虚脱了,连撑起上半身都很困难.
 
  只要稍微放松,就会晕倒了吧。
 
  贴在二姐火烫的背上,深呼吸平静内心跟身体.
 
  「……不能放松喔,有人。直到让我跟姐姐、妈妈怀孕之前,都要继续练习。 之后……会、会比剑道的练习更严厉、激烈……好好锻练你。直到你成为优秀当 家……娶妻之前……喔。」
 
  二姐用有些生硬的语气说着,自己带着複杂想法点头.
 
  (练习……很爽啦,可是……)直到生小孩为止。
 
  让她们怀孕后就要分开了。
 
  芯爱之前也这样说过.
 
  因为抽插太过激烈,右脚又开始隐隐作痛。
 
  但是──内心更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2-03更新.